思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红色经典

红色故事 代代相传 ――我家乡的红色故事

2017-12-31 来源:雁苑思政在线 浏览:2299

天地正气,抗日虎将――宋哲元

   我来自具有“九达天衢”、“神京门户”之称的山东德州,今天我来讲述一下关于我家乡的抗日英雄――宋哲元。

一、人物简介

宋哲元(18851940),字明轩,汉族,山东德州人。中华民国军事将领。他是冯玉祥手下西北军五虎之一,冯玉祥对他十分赏识,称赞他“勇猛沉着”、“忠实勤勉”、“遇事不苟”、“练兵有方”。

幼年家贫,刻苦读书。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从军,北洋陆军随营武备学堂毕业。毕业后服役于冯玉祥部,历任哨长、连长、营长、团长。1922参加直奉战争,升任第二十五混成旅旅长,是西北军五虎上将之一。1924年参加北京政变,10月冯部改编成国民军,宋哲元任第一军第一师(后改为第四师)师长。1925年秋改任热河特别行政区都统。他曾在承德避暑山庄里成立蚕蜂学校推广种桑养蜂,振兴热河农业;还兴办军械厂,可以小批量仿制德国毛瑟20响驳壳枪。194045日,宋哲元以中风不语病逝,葬于绵阳附近的富乐山,享年56岁。国民政


府追升其为一级上将。

二、人物生平

 大刀进行曲

      193311日日军攻榆关,热河危急,218日宋哲元通电全国,决心抗击日军,奉命开赴北平附近参加长城抗战,任第三军团总指挥,防守冀东。34日承德失守,长城告急,第二十九军紧急增援喜峰口,9日冯治安、张自忠师开始与日军在喜峰口接触,11日宋哲元部赵登禹、王治邦旅之大刀队夜袭喜峰口外潘家口附近之日军一个炮兵中队,大获全胜,13日日机十二架炸喜峰口我军阵地,14日二十九军克复喜峰口外老婆山,315日喜峰口敌军被迫后撤,报纸上宣称29军先后歼敌五千有余,“喜峰口抗战大捷”的战绩轰动了全国,宋哲元特意写了“宁为战死鬼,不做亡国奴”、“有进无退,死而后已”两幅条幅,立即被多家报纸制版刊载,成为传诵全国的壮语,对全国人民起了激励作用。316日喜峰口日军袭罗文峪,二十九军再战血洗罗文峪,17日罗文峪日军受挫,19日罗文峪激战再起,宋哲元到保定谒蒋介石,20日北返,21日喜峰口继续激战,25日喜峰口宋哲元军克复半壁山。47日宋哲元电辞察哈尔省府主席,8日中央慰留,宋旋赴津。411日冷口及建昌营失守,喜峰口敌南侵,第二十九军陷于腹背受敌、孤立无援的境地,13日第二十九军奉命撤出阵地,14日喜峰口敌攻滦阳,宋哲元军苦战,17日喜峰口日军进犯撒河桥,22日宋哲元自北平赴遵化前线,24日宋哲元部收复滦阳,日军撤出喜峰口,长城抗战结束,二十九军“大刀队”名扬天下,宋哲元等将领成为抗日英雄。1935年,以喜峰口血战为背景创作的《大刀进行曲》唱遍了全中国。

血战喜峰口

     日本帝国主义自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我国东三省之后,本着蚕食中国以至最后独占中国的既定方针,加紧作侵略华北的准备。1932年日本帝国主义在制造伪满洲国的同时,即大造“热河为满洲国土”、“长城为满洲国界”的舆论,并集中优势兵力在东三省境内疯狂镇压抗日义勇军,以解除它侵热的后顾之忧。

     1933年元旦,日军故意在榆关制造事端,随即炮击临榆县城。我国驻临榆的东北军第九旅何柱国部官兵忍无可忍,奋起还击,揭开了长城抗战的序幕。国民党政府惟恐事态扩大,不肯支援,3日,榆关失陷,城内商号、民房毁于日军炮火者500户以上,民众死伤千余人。日军占榆关后,于10日占九门口,接着向锦州、通辽、绥中等处集结兵力,准备三路进攻热河。

     面对日军的侵略,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和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于117日发表宣言,提出在立即停止进攻苏区、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和立即武装民众的三个条件下与国内任何军队订立抗日的作战协定。平津沪等大城市的工人、学生、商人,各地民众团体、爱国将领纷纷通电要求抗日,就连一些参加“剿共”的国民党军将领也不断请缨。但国民党政府仍幻想国联的所谓对日制裁,而不作认真抵抗的准备。日军便于2月下旬以第六、第八两师团向热河进犯,守军万福麟等部纷纷溃退。日军所到之处,奸淫、烧杀、抢掠,无所不为。33日,热河省主席兼第五军团总指挥汤玉麟闻平泉失陷,即率部弃省会承德西逃丰宁。4日午时,日军先头部队128名不费一弹即占领承德。

     热河旬日之间为日军侵占,全国人民极为悲愤。蒋介石在全国同声谴责下,竟将丢失热河的责任转嫁北平军分会代委员长张学良身上,迫张引咎辞职,由军政部部长何应钦取而代之。为给何应钦的嫡系部队及应付群众的舆论,调了中央军第二师(师长黄杰)、二十五师(师长关麟征)和八十三师(师长刘戡)三个师北上,统由第十七军军长徐庭瑶指挥。

日军占承德后,随即分兵攻击长城各口。34日,日服部旅团从凌源出发占冷口。6日,为晋军三十二军黄光华师夺回。9日,服部、铃木两旅团联合先遣队进犯喜峰口,占领北侧长城线山头。驻遵化西北军二十九军宋哲元部一�九旅旅长赵登禹派王长海团急往救援。官兵们抱国耻奇痛,组大刀队500名于晚间潜登日军所占山头,出其不意地将山头日军砍毙。大刀队亦多数壮烈牺牲。次日,日主力部队抵达,下令三日内攻下长城各口。其步兵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向喜峰口、古北口等处全线猛攻。时二十九军主力部队亦相继抵达。赵登禹率部伏处各峰峦幽僻处,待敌炮火暂戢,敌兵临近时,蜂拥而出,用大刀砍杀。赵负伤,仍督战,士兵更英勇,给敌以重创。同日,中央军关麟征部开抵古北口,官兵们激于爱国热情,与东北军王以哲部共同抵御日军第十六旅团的进攻。11日晚,赵旅与佟泽光旅分两翼绕敌后,占领日炮兵阵地,毁其大炮18门,烧其辎重粮秣。经过几天战斗,古北口方面国民党中央军三个师轮番上阵,遭受重大伤亡,12日退守南天门阵地。而喜峰口方面,日军虽多次进攻,终未得逞,14日后撤至半壁山。其后,日军在罗文峪、冷口分别发动过几次进攻,均遭守军抵御而未达目的。

塘沽协定

     53日中央政治会议决议设立行政院驻平政务整理委员会,以黄郛为委员长,宋哲元等二十二人为委员,16日东线日军迫玉田,宋哲元军自龙井关三屯营经遵化西撤,17日宋哲元军退蓟县,20日日军陷三河,宋哲元军退运河沿岸,31日中日签定《塘沽协定》,长城抗战结束,第二十九军撤出长城阵地。宋哲元在下达撤退令的同时,特地为文昭告全军,中云:“我以三十万之大军,不能抗拒五万之敌人,真是奇耻大辱。现状到此地步,我们对于时局尚有何言?所可告者,仍本一往之精神,拼命到底而已!526日,冯玉祥通电就任抗日同盟军总司令,宋哲元保持沉默,何应钦多次要求宋哲元出面约束冯玉祥行动,但宋哲元始终拖延搪塞,索性托病去西山修养,并警告准备进攻同盟军的庞炳勋,客观上维护了抗日武装。611日冯玉祥通电声明欢迎宋哲元回主席之任,12日宋哲元再派代表向冯玉祥商洽,13日行政院决议设置“华北战区救济委员会”,派宋哲元等二十五人为委员,15日冯玉祥致书宋哲元允取消民众抗日军总司令。617日“行政院驻平政务整理委员会”正式成立,宋哲元到北平参加了第一次全体委员会议,商定处理冯玉祥问题办法,18日北平军分会及政整会令察哈尔省政府主席宋哲元回任。85日宋哲元自北平到沙城,军事委员会总参议蒋伯诚、北平军分会总参议熊斌同行,冯玉祥派佟麟阁、孙良诚来晤,商定察事解决办法,冯玉祥通电收束军事,政权归诸政府,宋亦通电复职,6日冯玉祥通电将察省一切军政事宜交宋哲元负责办理,12日宋哲元抵张家口,14日冯玉祥离张家口赴山东,16日方振武在张北通电就抗日同盟军代理总司令职,24日察境杂军改编商妥,檀自新、刘震东等部编为师旅,方振武、吉鸿昌部由阮玄武、张允荣接统,25日宋哲元自张家口到张北,谋晤方振武、吉鸿昌,29日察哈尔省政府改组,仍以宋哲元为主席。96日宋哲元忠告方振武,将军队交还政府,11日参加北平军分会举行的裁兵减饷会议,13日宋哲元部赵登禹师再克察省沽源,败李守信伪军。10月宋哲元因处境尴尬,避往北平,由佟麟阁代理察哈尔省主席。1120日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在福建成立“中华共和国”,25日华北将领宋哲元等电请严厉制裁李济深、陈铭枢等。1220日,华北将领商震、宋哲元、万福麟等联电请蒋介石拨饷。

千里大溃退

     83日宋哲元通电辞职,委冯治安代理第二十九军军长,6日蒋介石派宋哲元任第一集团军总司令,命反攻平津,辖第五十九军(由原三十八师扩编,军长宋哲元兼)、第六十八军(原一四三师扩编,军长刘汝明)、第七十七军(原三十七师和一三二师扩编,军长冯治安),担任平汉线防卫,14日发表告官兵书,21日到南京面晤蒋介石,蒋介石大加慰勉。824日平绥线南口失守,27日张家口失守,刘汝明军退口外,910日日军第十师团矶谷廉介突破马厂,宋哲元部南退。911日冯玉祥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官,萧振瀛以冯玉祥的“总参议”身份率先来到前线,鼓动“倒宋”,16日冯玉祥刚到达连镇,宋哲元从沧州赶来,即表明自己因旧病复发,难以支持,已蒙中央准假到泰山休养,军务交冯治安代理,24日沧州失守,宋哲元、庞炳勋部全线撤退。10月上旬冯玉祥因指挥不动愤而辞职,宋哲元回到大名的第一集团军总司令部,日军为了策应忻口会战,将原在石家庄一带的部队调进娘子关,河北腹地顿呈空虚状态,宋哲元提出急攻邢台北取石家庄的战略意图,企图挽回局面,土肥原师团采取“围魏救赵”之计,派精锐二十七旅团,从邯郸直扑成安、魏县,意在乘虚夺取大名。116日宋哲元部克河北成安,1111日大名失守,宋哲元急令各部撤出阵地,部队经长期苦战,损耗惨重,士气极低,已丧失主动进击的能力,均与日军一触即退,对于华北失陷,宋哲元应负责任。

12)、病死大后方

       19381月宋哲元退到河南新乡。218日敌军陷新乡,宋哲元军西退,20日任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仍兼第一集团军总司令。3月溃败到达郑州,宋哲元辞去集团军总司令职,4月第一集团军番号被撤消,宋哲元仅任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从此失去了直接指挥军队的权力,心情抑郁。7月因病又辞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职务。9月宋哲元突患肝病,后又患脑血栓,病情日渐恶化,并半身麻痹,先在衡山治疗休养,10月转到广西阳朔,12月特任军事委员会委员。19394月迁往重庆南温泉,6月移至四川灌县养病,并于东关外建“博爱山庄”,12月回成都就医,25日病笃,食物难进,不忘报国素志。

      宋哲元住郑州不久便染上肝病,随后离职赴衡山休养。衡山休养期间,宋哲元既无实权又无实力,心境很差。他特别操心华北平津的罪责归咎问题,时常对人念叨:“华北的事究竟是谁的责任?是不是完全由我们来负这个责任?”后来,他找到冀察政务委员会成立后蒋介石给他写的一封亲笔信,意思是冀察的事由宋哲元全权处理,而由中央负担一切责任。他如获至宝地把这封信收藏在身边,为的是在危急时用它充当“护身符”。在他病危时,还曾嘱咐家人要将此信编入他的传记,以便洗刷推卸他对丧失华北的责任。

宋哲元先为肝病,后又患脑血栓,并半身麻痹。先在衡山治疗休养,后转到四川灌县,1940年初再移至绵


阳,这一年45日,宋哲元以中风不语病逝,葬于绵阳附近的富乐山,享年56岁。国民政府追升其为一级上将,遗体安葬于绵阳富乐山,并为其立一座高大的“神道碑”。其墓碑由冯玉祥将军亲书“宋上将明轩之墓”。

三、人物纪念

     宋哲元病故后,国民政府成立了以冯玉祥为首的治丧委员会。冯玉祥在亲往吊唁时,竟扶棺大恸说:“明轩身后太萧条,他真正做到了岳武穆所说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怕死……”518日,国民政府下令褒扬:“故陆军上将叙第二级宋哲元,追赠为陆军上将叙第一级。”

冯玉祥、沈尹默、于右任为墓碑题词。 朱德和彭德怀联名挽联:“一战一和,当年变生瞬间,能大白于天下;再接再厉,后起大有人在,可勿忧乎九泉。”

蒋介石赠送“天地正气”挽幛,又送挽联:“砥柱峙中流,终仗威棱摄骄虏;星芒寒五丈,不堪殄瘁痛元良。”

     冯玉祥赠送“乾坤正气”挽幛,所赠挽联曰:“共患难三十年,直如左右手,自长城战役挫敌锋,铁铮铮同服有胆;抱疾疚一二载,曾做奋斗思,闻西蜀电函告噩耗,无梦梦莫名伤心。”

     周恩来挽联为:“失地未收回,虎威昭重卢沟月;绵阳惊不起,鹃声啼破锦江春。”

朱德和彭德怀赠挽联一幅:“一战一和,当年变生瞬间,能大白于天下;再接再厉,后起大有人在,可无忧乎九泉”。

      十八集团军驻渝办事处挽联曰:“应知创始难,大功未竟公何恨;谁说今终易,晚节无亏死犹荣。”

      新华日报挽联曰:“往日日寇奸交织,境复危疑,率能汉旗飘扬,民族英雄足千古;今兹河岳未还,时方艰险,忽报将星陨落,清明风雨悼先生。”

何应钦挽联:“卢沟月,喜峰烟,中原鼙鼓,百战功高思将帅;太傅棋,长沙泪,诸葛云霄,万方多难怅人琴。”

      白崇禧挽联:“烽火起卢沟,为国不辞先抗敌;噩音来蜀道,问天何事虞征君。”

      陈立夫挽联:“扶危济倾,临大节而不可夺;忍辱负重,闻斯言更见其人。”

      孔德成挽联:“火箭犯卢沟,永为大将伤心地;客星陨涪水,正是中原歼虏时。”

      张继挽联:“ 仗钺励三军,岛寇闻名犹破胆;星陨经蜀道,万人洒涕向铭旌。”

      张自忠、冯治安,刘汝明共挽联:“率全军,哭我公,虽死犹生,敢继执干戈卫社稷之志;感知己,报祖国,此身尚在,决不苟富贵惜生命而存。”


四、陵墓

      “文化大革命”中,宋哲元陵墓一度遭到破坏,当地群众将棺木转移暗藏在崖洞,一直保存了十年。19793月,宋哲元陵墓重修完成。19816月,中共中央第十一届六中全会决议,定宋哲元为抗日爱国将领。

      宋哲元故居在津住所有英租界17号路与29号路两处(今和平区新华路253号与南京路86号)。其中17号路(今新华路253号)是宋哲元于1932年以明仁堂名义购自英商先农公司经营产业,是一座二层砖木结构楼房,有楼房21间,平房8间,厦子两条,建筑面积763平方米。该楼沿新华路一侧从上到下带玻璃窗。宋氏于19321937年来津期间,携夫人及子女即寓居此处。原房现已拆除,建起富兰特大酒店。

      2002年,宋哲元的故乡山东省德州市为他立了铜像。

      200593日,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人民大会堂赠予宋哲元亲属抗日英雄纪念章。

      由此,缅怀,纪念。

   作者:2017级汉语言文学1  贾子骞

                                            指导教师:赵清梅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6 © 兰州文理学雁苑思政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雁北路400号  邮编:730010